rss 推荐阅读 wap

泗县信息港,泗县论坛,泗县房产网,泗县人生活网,泗县综合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as  云南  xxx  卡瘦  自驾游
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行业热点 购物消费 旅游资讯 科技创新 商务营销 微商创业

储兰兰:用“新京剧”展现中国文化艺术魅力

发布时间:2019-06-12 09:47:59 已有: 人阅读

  2004年,她考入中国戏曲学院,入学前夕举办了“储兰兰个人专场”,风光无限;2007年,她拜入京剧旦角张(君秋)派传承人蔡英莲教授门下,本以为未来可期、前途坦荡,不料戏曲行业却遭遇资本寒冬;随后,她坚持传播国粹,用十二年的时间,把对京剧的热爱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她曾在美国波士顿肯尼迪博物馆为哈佛学子演讲,也曾在故宫畅音阁、第三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等重要场合为多国重要表演京剧艺术。

  她既研习《诗经》、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等国学经典以及“四大名著”等文学作品,也博采众长、兼容并蓄,大尺度地将西方声乐艺术元素融入“新京剧”曲调和旋律里,从东西方文化中汲取精华,在艺术领域游刃有余地创新与探索。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储兰兰,一袭白色长裙,妆容精致,身姿绰约,说起话来笑意盈盈,眼波流转云淡风轻,像是从深宅大院闺中走出来的俏丽佳人,一颦一笑都散发着京剧的行腔韵味。

  储兰兰的母亲是黄梅戏剧团的主演,储兰兰在幼时就经常随母亲去往各地演出。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一个戏曲梦便悄悄地在储兰兰的心中种了下来。

  储兰兰12岁考入北京戏校,28岁考入中国戏曲学院。无论在哪个阶段,她最常出现的地方都是练功房。那时的储兰兰,常常独自在练功房里练功,窗外蝉声四起,屋里是汗流浃背的自己。她回忆着老师教的每一个动作,努力地重复着一遍又一遍。“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们那时候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路走过来的。”与储兰兰交流,你能强烈地感受到她对于京剧艺术的认真和投入。

  考上中国戏曲学院之前,储兰兰早已在京剧艺术界闯出了一片天地。虽然已经举办了“储兰兰个人专场”,也参加了中央戏曲频道《名段欣赏》栏目的录制,但她觉得这些离她的追求与目标还相差很远。储兰兰常说:“京剧是自成一体的表演体系,不需要舞美,不需要道具,演员自己就能撑起一出戏,这种国粹艺术需要用心去研究。”

  上大学三年后,“学不够”的储兰兰拜入京剧旦角张(君秋)派传承人蔡英莲教授的门下,但此时的戏曲行业却日渐式微。“那时候,来看京剧表演的大多是老年人,或者是一些资深票友。走不进年轻人心里,京剧要如何传承?”这个疑问始终困扰着储兰兰,为了了解更多年轻人的想法,她开始站在一个观众的角度去看京剧。“我认真思考后认为,年轻人听不懂京剧,也没法欣赏京剧的艺术表现形式,这主要是因为京剧讲的是以前的故事,年轻人自然没有带入感。用年轻人喜欢的艺术形式、经典故事去重新演绎京剧,或许是条出路。”

  储兰兰曾感慨地说:“京剧要适应时代,被当代的普通大众特别是年轻人群所喜欢,就不能拘泥于传统的所谓‘高雅’,而更应强调其包容性和时代性,做到与时俱进。”“新京剧”的设想在她脑中逐渐成型。2007年储兰兰首次提出“新京剧”概念,后来成立了“兰新剧团”,主张用现代化的艺术和科技手段来充实和丰富传统京剧的表现形式,用传统京剧的文化底蕴为现代艺术及流行音乐赋予“精气神”。

  “‘言之不足,则歌之。’这是人们抒发情感的方式。也正是因为我们想要让情感延续,才有了诗、有了曲、也有了戏。”储兰兰认为,传统京剧中大量节奏缓慢的表演程式,不符合当代大众的审美习惯,如果可以在保持传统文化精粹的基础上,巧妙地将京剧与通俗歌曲的发声方法相结合,并加入多种艺术元素,就可以更好地适应当代大众的审美观。

  2016年开始,一系列“新京剧+古诗词”的“新京剧”曲目问世,走上舞台、走进电视、走进大众视野。储兰兰因此也进一步引起文化艺术界的关注。线下知名度攀升的同时,她和她的作品也开始走红网络。“我们选择《诗经》、唐诗宋词乃至明清诗词中脍炙人口的优秀名句,按照新的主题和意境,重新集句,作为‘新京剧’的唱词,引起各界热议。我们自己也觉得这确实是推陈出新,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通过‘新京剧’这种艺术载体,得到一种适应新时代的全新艺术表达和演绎方式。”储兰兰介绍,在《永以为好》《洛神赋》《大江东去》等作品中,她和团队以传统京剧的皮黄唱腔为底色,加入了大量的多种艺术元素,从唱腔到伴奏,从配器到作词,从旋律到意境,中外各类艺术元素比比皆是。

  此外,储兰兰和团队还创作了一些有京剧韵味的独具中国风格的歌曲,如《寒江雪》,被艺术界称为“戏歌”。储兰兰表示:“戏歌是戏歌,‘新京剧’是‘新京剧’,不可混为一谈。像《寒江雪》这首歌虽然在通俗唱法里糅合了京剧旦角的一些唱腔,也可以说是京剧与流行音乐相结合的有益尝试,但不是‘新京剧’。”

  如今,距储兰兰提出“新京剧”概念已经过去12年了。这些年里,储兰兰及其团队已独立创作近百部“新京剧”作品,储兰兰和她的“新京剧”也从国内走向国际,现在已成为享誉国内外的“唱中国声音、念中国故事、做中国概念、打中国品牌”的中国文化艺术名片。

  今年4月13日,储兰兰赴美出席哈佛中国论坛第22届峰会开幕式作主旨演讲,并表演了“新京剧”曲目《西游·万物皆成善》《永以为好》等节目,演出结束后美国肯尼迪家族代表人找到了储兰兰,十分激动地表示,完美的艺术让他感动落泪,希望可以与她继续进行艺术方面的交流。储兰兰说:“肯尼迪家族的代表人说喜欢‘新京剧’是因为有亲切感,传统京剧常常使一些外国友人欣赏不了,但‘新京剧’融合了东西方艺术元素,加入了钢琴、吉他等西方乐器,不仅让外国友人产生亲切感,也让京剧艺术真正走出国门、融入世界,不再只是仅限于中国人自己欣赏的艺术。”

  在储兰兰心中,传承传统京剧艺术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领会传统京剧的神韵,并融入新的创作思想和发展理念。“京剧的经典是需要传承的,但是京剧也需要适应时代的发展,传统艺术只有适应新时代、服务新时代、引领新时代,才能向世界展示她的生命力。”储兰兰充满自信地说。(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04年,她考入中国戏曲学院,入学前夕举办了“储兰兰个人专场”,风光无限;2007年,她拜入京剧旦角张(君秋)派传承人蔡英莲教授门下,本以为未来可期、前途坦荡,不料戏曲行业却遭遇资本寒冬;随后,她坚持传播国粹,用十二年的时间,把对京剧的热爱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她曾在美国波士顿肯尼迪博物馆为哈佛学子演讲,也曾在故宫畅音阁、第三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等重要场合为多国重要表演京剧艺术。

  她既研习《诗经》、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等国学经典以及“四大名著”等文学作品,也博采众长、兼容并蓄,大尺度地将西方声乐艺术元素融入“新京剧”曲调和旋律里,从东西方文化中汲取精华,在艺术领域游刃有余地创新与探索。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储兰兰,一袭白色长裙,妆容精致,身姿绰约,说起话来笑意盈盈,眼波流转云淡风轻,像是从深宅大院闺中走出来的俏丽佳人,一颦一笑都散发着京剧的行腔韵味。

  储兰兰的母亲是黄梅戏剧团的主演,储兰兰在幼时就经常随母亲去往各地演出。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一个戏曲梦便悄悄地在储兰兰的心中种了下来。

  储兰兰12岁考入北京戏校,28岁考入中国戏曲学院。无论在哪个阶段,她最常出现的地方都是练功房。那时的储兰兰,常常独自在练功房里练功,窗外蝉声四起,屋里是汗流浃背的自己。她回忆着老师教的每一个动作,努力地重复着一遍又一遍。“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们那时候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路走过来的。”与储兰兰交流,你能强烈地感受到她对于京剧艺术的认真和投入。

  考上中国戏曲学院之前,储兰兰早已在京剧艺术界闯出了一片天地。虽然已经举办了“储兰兰个人专场”,也参加了中央戏曲频道《名段欣赏》栏目的录制,但她觉得这些离她的追求与目标还相差很远。储兰兰常说:“京剧是自成一体的表演体系,不需要舞美,不需要道具,演员自己就能撑起一出戏,这种国粹艺术需要用心去研究。”

  上大学三年后,“学不够”的储兰兰拜入京剧旦角张(君秋)派传承人蔡英莲教授的门下,但此时的戏曲行业却日渐式微。“那时候,来看京剧表演的大多是老年人,或者是一些资深票友。走不进年轻人心里,京剧要如何传承?”这个疑问始终困扰着储兰兰,为了了解更多年轻人的想法,她开始站在一个观众的角度去看京剧。“我认真思考后认为,年轻人听不懂京剧,也没法欣赏京剧的艺术表现形式,这主要是因为京剧讲的是以前的故事,年轻人自然没有带入感。用年轻人喜欢的艺术形式、经典故事去重新演绎京剧,或许是条出路。”

  储兰兰曾感慨地说:“京剧要适应时代,被当代的普通大众特别是年轻人群所喜欢,就不能拘泥于传统的所谓‘高雅’,而更应强调其包容性和时代性,做到与时俱进。”“新京剧”的设想在她脑中逐渐成型。2007年储兰兰首次提出“新京剧”概念,后来成立了“兰新剧团”,主张用现代化的艺术和科技手段来充实和丰富传统京剧的表现形式,用传统京剧的文化底蕴为现代艺术及流行音乐赋予“精气神”。

  “‘言之不足,则歌之。’这是人们抒发情感的方式。也正是因为我们想要让情感延续,才有了诗、有了曲、也有了戏。”储兰兰认为,传统京剧中大量节奏缓慢的表演程式,不符合当代大众的审美习惯,如果可以在保持传统文化精粹的基础上,巧妙地将京剧与通俗歌曲的发声方法相结合,并加入多种艺术元素,就可以更好地适应当代大众的审美观。

  2016年开始,一系列“新京剧+古诗词”的“新京剧”曲目问世,走上舞台、走进电视、走进大众视野。储兰兰因此也进一步引起文化艺术界的关注。线下知名度攀升的同时,她和她的作品也开始走红网络。“我们选择《诗经》、唐诗宋词乃至明清诗词中脍炙人口的优秀名句,按照新的主题和意境,重新集句,作为‘新京剧’的唱词,引起各界热议。我们自己也觉得这确实是推陈出新,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通过‘新京剧’这种艺术载体,得到一种适应新时代的全新艺术表达和演绎方式。”储兰兰介绍,在《永以为好》《洛神赋》《大江东去》等作品中,她和团队以传统京剧的皮黄唱腔为底色,加入了大量的多种艺术元素,从唱腔到伴奏,从配器到作词,从旋律到意境,中外各类艺术元素比比皆是。

  此外,储兰兰和团队还创作了一些有京剧韵味的独具中国风格的歌曲,如《寒江雪》,被艺术界称为“戏歌”。储兰兰表示:“戏歌是戏歌,‘新京剧’是‘新京剧’,不可混为一谈。像《寒江雪》这首歌虽然在通俗唱法里糅合了京剧旦角的一些唱腔,也可以说是京剧与流行音乐相结合的有益尝试,但不是‘新京剧’。”

  如今,距储兰兰提出“新京剧”概念已经过去12年了。这些年里,储兰兰及其团队已独立创作近百部“新京剧”作品,储兰兰和她的“新京剧”也从国内走向国际,现在已成为享誉国内外的“唱中国声音、念中国故事、做中国概念、打中国品牌”的中国文化艺术名片。

  今年4月13日,储兰兰赴美出席哈佛中国论坛第22届峰会开幕式作主旨演讲,并表演了“新京剧”曲目《西游·万物皆成善》《永以为好》等节目,演出结束后美国肯尼迪家族代表人找到了储兰兰,十分激动地表示,完美的艺术让他感动落泪,希望可以与她继续进行艺术方面的交流。储兰兰说:“肯尼迪家族的代表人说喜欢‘新京剧’是因为有亲切感,传统京剧常常使一些外国友人欣赏不了,但‘新京剧’融合了东西方艺术元素,加入了钢琴、吉他等西方乐器,不仅让外国友人产生亲切感,也让京剧艺术真正走出国门、融入世界,不再只是仅限于中国人自己欣赏的艺术。”

  在储兰兰心中,传承传统京剧艺术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领会传统京剧的神韵,并融入新的创作思想和发展理念。“京剧的经典是需要传承的,但是京剧也需要适应时代的发展,传统艺术只有适应新时代、服务新时代、引领新时代,才能向世界展示她的生命力。”储兰兰充满自信地说。(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首页 | 新闻聚焦 | 城市报道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行业热点 | 购物消费 | 旅游资讯 | 科技创新 | 商务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泗县信息港 www.sixianren.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