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泗县信息港,泗县论坛,泗县房产网,泗县人生活网,泗县综合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卡瘦  云南  as  自驾游  xxx
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行业热点 购物消费 旅游资讯 科技创新 商务营销 微商创业

2017公务员面试模拟题:微商

发布时间:2021-04-07 23:37:08 已有: 人阅读

  1.“唯一一款使用真皮粉扑的气垫,相当水润透气,现货150 元!”日前,北京某高校大三学生罗淼编辑好文字,给实物拍好照片、调好光,按下发送键,这条消息立刻发送到她的微信朋友圈。刚刚开始“微商”生涯的她,朋友圈的封面图已经换成了专业的“购买须知”,说起生意经来也头头是道:“这样可以提醒客户不要口头预订,确定购买直接按上面方式付款,方便省事。”

  “微商”是什么?简言之,就是利用互联网社交网络平台进行商业运营的模式。大学生做“微商”,到底有多火?人人网近日针对大学生进行的网络消费态度调查显示,85.5% 的学生表示其朋友圈子里有人在做“微商”,60.7% 的学生表示未来会考虑做“微商”。

  做“微商”简单易行,甚至“大学生‘微商’创业月入过万” 等消息还频频见诸报端,但其中真正能坚持下来的还是寥寥无几。此前有调查显示,已经参与“微商”创业的大学生中,能挣钱的不足两成。

  北京某高校学生张扬非常厌烦自己的朋友圈被来自各种朋友的“广告”刷屏:“我希望的朋友圈是真实的自己,学术信息也好, 朋友生活也好,但是绝对不应该都是卖东西的广告。我已经屏蔽甚至删除了一些做‘微商’的好友。”

  梁静现在已经不再做“微商”。比起亏损,她更在意人脉的维系: “半个月之内,我被好几个人拉黑,别人觉得发朋友圈卖东西很烦。”

  除了人际关系的顾虑外,不少大学生“微海折戟”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简单易行”可能意味着混乱与无序。

  “我们班最多的时候有超过一半的人都在做‘微商’,但大多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山东某大学学生林岚告诉记者,大学生做“微商”大多会选择代购代销化妆品、鞋帽服饰等,商品比较单一: “有的人为了推广产品,每天发很多信息刷屏。这些信息很多是由上线专门提供的,一看就知道是虚假宣传。”

  “我很反对大学生做‘微商’,这既不能结合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也没有什么含金量,大学生还是应该在专业领域发挥所学。” 一位大学生家长直言。

  北京某高校教师刘舜含担忧,目前还缺乏监管的“微商”市场容易给学生带来不好的商业体验:“很多大学生从‘微商’开始自己的创业初体验,但现在不管是交易对话、转账记录,还是效果展示,所有能帮‘微商’揽客的内容都能通过软件定制,这会让学生产生弄虚作假不需要成本的错觉,不利于创业精神的培育。”

  “如果只是简单地利用微信、微博平台从事代理,玩‘击鼓传花’,没有任何原创性的思考和探索,这并不是好的创业形式,甚至不能说在创业。”武汉某大学学生处教师杨超认为,要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如果学生能够敏锐发现商机,结合专业知识和市场需求,积极地运用新媒体平台,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是应该鼓励的,学校甚至还可以在这方面为他们创造便利条件。”

  王占仁也同意这样的观点:“我们鼓励大学生根据所学知识或者是所研究的科研成果来进行创新型创业,而不是简单地照搬照抄。”

  此外,还有不少已经走上创业之路的青年告诫大学生,在校期间还是要以学业为主。某科技责任有限公司的大学生创始人马伟坦言:“作为学生,还是应该更注重学业,在学习环境下去创业不是很靠谱。如果没有找到商业的本质,就去盲目创业,这样很容易失败。”

  2.2016 年12 月19 日,十二届全国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 草案)》首次提交审议。这是电商发展至今20 年来,首次提及电商法。与此同时, 作为移动电商初级形态的微商,立法问题也备受关注。

  在2017 年1 月5 日举办的“预见2017? 影响微商20 年,中国微商服务者大会暨中国100 强微商操盘手年度盛典”上,邀请到了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硕士生导师朱巍及多名法学专家就微商立法问题进行探讨,并在现场发布了《微商行业规范》( 意见征求稿)。但同时许巍也说,微商立法事关重大,需要更多的有识之士共同参与其中,才能更好地持续推进。

  此外,央视关注的微商服务业现象,已经涌现出了中国最大的微商服务平台微谷这样的科技型创新公司,微谷副总裁兼园区事业部总经理朱大伟表示,未来微商的服务根基需要全国型布局支撑, 微谷小镇已经在全国拥有了10 个核心园区,覆盖华北、华东、华南、西南等城市,微商的发展已经从纯线上聚合业务向多渠道融合的线 年微商的竞争将考验企业的承载和服务能力。

  在央视本次的立法中,对商务部研究院服务业研究部副主任俞华进行了采访,他表示:“2016 年微商的发展势头总体上来说良好, 全国电子商务营业收入总额在2 万亿人民币左右”。其后,中国电子商会微商专委会秘书长凌教头在采访中说:“微商在2016 年所创造的产值已超过5000 亿,从业人数超过3000 万,而在2017 年, 增速将达到80%”。

  正是基于行业的飞速发展,微商立法才迫在眉睫。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司长骞芳莉曾透露,“未来在电子商务法施行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可能也会进一步地修订,我们司在今年的工作中就有考虑下一步可能就围绕微商、网约服务出台相关的配套法规。”

  电商用了近20 年时间终迎来立法草案,而微商只历经3 年发展, 立法就已被提上日程。这不仅证明了微商发展之势头,更是全体微商人共同努力的成果。相信在微商从业者、微商法务专家团等人士的不断推进下,微商将持续规范化发展,绽放中国经济的又一个春天。

  3. 距离微商节开幕仅剩12 天时,海名微斥资500 万总赞助全球首届微商节的消息在网络和朋友圈不胫而走,一时间街知巷议, 人们纷纷议论着这位目标明确行动迅捷的天使投资人的传说。

  5 月3 日,深圳宝安体育馆,这位年轻总裁的真面目终于被揭开, 眉清目秀、斯文可亲,并没有霸道总裁的严肃和可怕,面对面交流如老友般如沐春风。500 万这一当前微商行业堪称天价的赞助数字和刘晓坤轻描淡写呈现出巨大反差,让人不禁心悦诚服他的胸有成竹,通过交谈,海名微背后微创业生态体系逐步落子的产业图景终于日渐清晰明朗。

  即便是现在成为了全球首届微商节的总赞助商,刘晓坤对微商行业存在问题的批判依然火力不减。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微商渠道目前肯定是有问题的,比如产品品质良莠不齐、宣传术语的不规范、微代们的层层压货、以及线下厂商的短期圈钱心态,都期望短期行为来博取市场利益,这个需要不断地修正。”

  而利益分配机制的合理性、生态的可持续性,这些优势让刘晓坤相信--微商将会是下一个十年里打开中国经济问号的钥匙之一。不过他同时也强调,旧有微商模式的缺陷也显而易见,它们与真正成为中国消费者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还有明显的距离。也正是基于这种考量,刘晓坤投资创立了海名微有机生活馆, 他希望通过自己努力为微商健康产业生态体系的构建找到一条切实可行的路径。

  海名微微创业平台除了囊括传统的微商模式,更加入了创新的微商城模式,其核心运作机理为“让真正想创业的人都可以零风险、方便快捷的加入,而其他事情只需要交给平台方去处理”。年内, 海名微更将推出线下的实体店,打造微创业O2O 营销模式,集传统微商、微商城、线下实体店三位一体,真正将重心放在消费者零售领域,赋予创业者更多元化、更灵活的模式操作!

  4. 一份工作,做好了可以月入10 万元、108 天买奔驰、6 个月买房,而投入只要几千元,坐在家里就能创业,这样的工作您想干吗?这样强烈的和眼球刺激让很多暂时无业或想要创业的人怦然心动,河北的严女士(化名)就遇到了这样一个所谓的创业机会, 就是现在非常流行的、听起来也非常时尚的工种--微商。

  河北微商严女士介绍说,她之前通过同学的朋友加入微商行列。那位朋友最开始在朋友圈发了一个面膜产品,这个产品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就问那位朋友。那位朋友说现在城里特别流行,而且用得特别好,一盒是六片,市场价198 元,从她们这儿拿货比较便宜。这位微商卖家陆陆续续在朋友圈发她当天的收入截图,使得严女士越来越心动。

  面膜当时的价钱是120 元一盒,上线称必须十盒以上才能发货。一盒是六片,198 元能卖出去就能赚78 元,十盒的线 元。想到自己的供货商一个月能卖四五万元,严女士的信心很足。面膜女人都喜欢用,销量肯定差不了,但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

  严女士拿了6000 块钱的货,由于这种面膜没有名气,而且价格比普通面膜还贵一些,尽管严女士把微信里所有认识的人都推销了一遍,但还是没什么销量。她算了笔账,两个月卖出去10 多盒面膜,扣除打折因素,每盒赚50 元左右,最后她两个月的纯利润只有六七百块钱,时间精力都搭进去不说,算上没卖出去的货,还赔了将近两千元。

  严女士的上线随后跟她道出了其中的玄机:真正赚钱的不是靠零售,而是靠发展下级代理商,而手段,就是造假和炫富!

  严女士说:“她教我用支付宝发赚钱的截图。她说你不这样发出去的话,你朋友圈不知道你在赚钱,他们也不会从你那儿拿货。刚开始不要说金额太大,这样的话没人相信。一开始发几十块钱的, 然后几百块钱的,然后就是上千元的。从低层做起,让朋友圈看你越做越好,这样的话他们会从你这儿拿货,相信你这个产品。”

  同时,上级代理还教她,订单也是可以造假的。通过这个“订单生成器”软件,你一天说自己发了多少快递订单都可以。

  最终,严女士的表妹被成功发展为她的第一个下线,但她越来越痛恨这种骗人害人的赚钱伎俩,最后决定放弃。严女士说:“她说你下面发展底下的销售人员,你再让他们去发展人,就是这样。我不想再发展下线了,我感觉这样的话违背良心。我不适合说这个谎,你撒一个谎就需要很多的谎去圆,很累。”

  其实,微商一直以来就被各种争议所包围,营销方式混乱、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缺乏监管,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的这几种情况, 虽然和传统的不尽相同,但怎么看都有点的影子。

  严女士说:“588 元的,198 元的,特别地多。她还有一个最小的订单是138 元的,还看到有两个1100 元的订单。有一次我看她还发了一个6000 多元的。她的生活内容相当丰富,每天发闺女的图片,然后是面膜的图片,带孩子去兜风,特别逍遥自在。她说同行赚上万元的就是最少的,还说有半年以后就买保时捷车的。她给我发了一张车的图片,说是浙江的一个微商,做了不到半年买了车。”

  三、成为代理后,就可以发展次级代理,也就是俗称的下线。每个层级的代理拿货价格不同, 赚层级差价得到的收入要远高于直接销售,越高级别的代理依靠发展下级代理获得的收入越多。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胡左浩介绍说:“判断是正常的经营、正常的朋友代购还是, 要素之一就是它的盈利模式是不是靠发展下线、发展人头,或者说是不是我们所说的一种金字塔型的盈利模式。”

  5. 冬日的八百里伏牛山云雾袅绕、景色宜人。金鸡报晓时,马丢村“香菇大王”麦延超一天忙碌的“线上线下”生活又开始了。

  “我种了1 万多袋香菇,今年赚5 万块钱( 人民币) 没问题。”麦延超一边与记者搭话,一边用手机与商贩联系,“每天好几个商贩要货,不用愁销量”。

  地处伏牛山腹地的栾川是国家级贫困县,“80 后”的麦延超是马丢村第一个种植香菇的贫困户, 也是村里第一个微商。如今靠着种植“摇钱菇”生活变好了。

  “以前骑自行车,现在开面包车,还在镇上买了房。”麦延超讲述着种植“摇钱菇”所带来生活的变化,最让麦延超想不到的是他种植的香菇还走出了国门,销往海外。

  麦延超“线上线下”收益得益于马丢村“”苗苗的传经送宝,这位“80 后”驻村扶贫村官是古都洛阳市检察院的一名女检察官,她帮扶的栾川县合峪镇马丢村有146 家贫困户。

  引进日本甜柿、推销黑猪、开发乡村旅游线路……苗苗通过“输血”变“造血”让曾经封闭的小山村看到了外面的精彩世界。

  苗苗的信心来源于马丢村“金三角”香菇专业种植基地,“每个贫困户分5 千袋香菇,每户每年两三万收入。”

  路桥通了、水井打了、村企建了……孙志平锁定网上“造血”扶贫,“扶贫不是仅仅改变村容村貌,还要开拓乡亲们的思路,这样才能有效地解决返贫现象。”

  孙志平是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政治部副处级审判员,他利用自身优势率先开通河南首家村网--“河南省民权县野岗乡孟庄村网站”;创建了河南首个村庄微信公众号--“美丽孟庄”; 利用网络“朋友圈”邀请了郑州医学专家组来孟庄村给村民义诊。

  “不用回家乡就能随时看到家乡的变化。”一名祖籍孟庄村的网民留言,“通过村网和村公众号还可以了解到种养殖、致富经、新政策、新鲜事、民风民俗等内容。”

  目前,孟庄村正在运作农村电子商务和“村淘”,将互联网与农业生产、加工、销售等产业链环节结合,给传统农业发展模式插上一对信息化“翅膀”。

  如今,互联网让孟庄村贫困数据改变,由2014 年的167 户贫困户509 人减少至88 户贫困户227 人。

  目前,河南正致力于摘掉50 余顶国家级和省级贫困县的帽子。而像苗苗、孙志平这样的“村官”仅仅是脱贫工作中的缩影。

  2.“如果学生能够敏锐地发现商机,结合专业知识和市场需求, 积极地运用新媒体平台,并且能够做到不影响学习,是应该鼓励的。甚至还可以向校方寻求适当帮助。

  3. 部分省份将互联网与农业生产、加工、销售等产业链环节结合,给传统农业发展模式插上一对信息化”翅膀“。

  4. 通过村网和村公众号,农民还可以了解到种养殖技术、致富经、新政策、新鲜事、民风民俗等内容。

  5. 打造微创业O2O 营销模式,集传统微商、微商城、线下实体店三位一体,真正将重心放在消费者零售领域,赋予创业者更多元化、更灵活的模式操作。

  6.2016 年12 月19 日,十二届全国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 草案)》首次提交审议。这是电商发展至今20 年来,首次提及电商法。与此同时,作为移动电商初级形态的微商,立法问题也备受关注。

  7. 产品品质参差不齐、宣传术语的不规范、微代们的层层压货、以及线下厂商的短期圈钱心态, 根源在于其期望短期行为来博取市场利益的心态,而这需要不断地修正。

  题目中所说的微电子商务是近几年涌现出来的一种新销售方式,由于前几年给人们生活带来的便利和可观的收入而得到人们的认可。但是,随着微商不断的发展,质量、销售利益等问题的出现, 迫切地需要我们建立相关的法律法规来规范微商行业。

  微商行业目前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产品质量参差不齐,过分夸张商品本身的使用状况,夸大微商的宣传效果,使消费者误解产品本质的含义。同时,微商的销售方式存在一些问题,微商层层压力下为了牟取短期利益,不断地发展下线,并没有对商家本身进行相应的培训和指导,被人们认为是一种新的”“模式。

  同时,微信的朋友圈本身是一个人们生活娱乐的圈子,但是各种商品不经筛选地一股脑涌入人们的视线,让人们感到反感和厌烦,这也给微商本身带来了不少负面的影响。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群体就是大学生,没有相关的创业指导和法律保护,让很多大学生盲目创业加入微商行业,还有部分学生上当受骗。

  针对微商这个问题,需要社会各方配合解决,政府部门已经将代表提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 草案)》首次提交审议。媒体需要针对存在和虚假商品的微商进行曝光,防止人们上当受骗。学校应设立专门课程,引导学生进行创业。社会也应形成良好的微电子平台销售氛围。

  当然针对微商这个问题应该多角度来看待,不可一味的否定。微商平台给农产品销售带来了新的春天,增加农民收入的同时,带来了新的经济发展点,例如乡村旅游等。

  相信在微商从业者、微商法务专家团等人士的不断推进下,微商将持续规范化发展,绽放中国经济的又一个春天。

最火资讯

首页 | 新闻聚焦 | 城市报道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行业热点 | 购物消费 | 旅游资讯 | 科技创新 | 商务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泗县信息港 www.sixianren.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14

电脑版 | wap